十年相聚跨年演唱會

 

  這是一次令人滿足的跨年演唱會。沒有太多的「特別來賓」,陳昇很用心地唱好每一首歌,歌迷們有修養在坐在台下仔細聆聽。雖然是四、五小時的演唱會,但台下的我們,似乎還沒有投降。31日那場跨年演唱,歌迷們還在凌晨一點半,演出結束以後不願離開,留在座上不激烈地拍掌及叫安哥。我坐在第十一排,回望下去,全場九成以上的人都沒有動身回家的意思,陳昇、新寶島與恨情歌的力量不言而喻 。最後,蕭言中出來跟大家商量,歌迷們唱一首《然而》給陳昇聽,然後才圓滿結束。這是這次旅程中最深刻的一個場境。

  本來,這篇玩樂/追昇記事早應該要寫,但的確,我不能說服自己寫下。不是因為逗留台北的情境零零碎碎,亦不是數天的人和事沒有甚麼值得記下(反正,值不值得記下,很取決於執筆的人)。但我始終無法寫下去。或許,今次有到台北的香港昇迷們 可代寫寫吧。一如以往的跨年,大夥兒都是「自由行」,相信每個人所記得的台灣及陳昇都是不一樣的。


今年安排了一大班同學及昇迷在場館的不同地方唱陳昇的歌,
氣氛份外的好,要感謝他們。可憐的是kawa、masao、酒瓶在
寒風中穿著短袖T恤還得拼下去!還記得31日晚,我也跟他們
一起唱,YOKO也有。


30日的香港昇迷合照,部分朋友因為工作關係無法子看31日那場。


31日晚看跨年之前的指定動作-->到太和殿吃麻辣火鍋。
跟大夥兒到了後,我就收集足夠的金錢,然後到TICC取票。
取票回太和殿途中,在路上遇上日本的YOKO及豐,他們正要去
吃飯,一聽到我們去吃麻辣,他倆立時問可不可以一塊兒。
於是,席上就多了兩位日本的朋友。然後大家一起看跨年。


31日晚的大合照。往年,我們都沒有好好的拍一張大合照。一來是
因為昇迷們都在不同時間到場,而散場後大家其實都挺累了
(最少屁股發疼)今回到台之前,CECI已說要跟大家拍一張,留給
日後一個美好的回憶。嗯,到底也是十年的相聚嘛。部分朋友是首次聽,
但還沒有回到香港已說下一年再去來聽跨年!希望陳昇繼續辦跨年
演唱會,最少多辦……十年!
(相中並未包括當晚有出席的明、華、ANDREW、樂)


那個球,是紅葉國小棒球隊的吧。其實我都不知為何會落到我的手上。
有幸得到此球,作一紀念也好。當我給台灣昇迷AMY及水看時,AMY問:
你有拿到呀?水則冷淡地說:拿回去作全家之寶呀(還說了兩次)。
水就是這副德性。全家之寶就不用了,放在畫室埵n好收起來就是了。
或也十年八載後,拿回來看,還會依稀聽到水的冷言冷語。


與水瓶一樣高大的益力多,有趣!康看到後說這是送禮佳品。
(台灣的益力多好像是有四個大小)


四個人一起往機場,當中還有一位是傷者,我們當然選擇坐計程車
到桃園。隨便在飯店外揮一揮手,來了一台落地不到一星期的名牌
轎車!大家一打開車門就「哇」了一聲,一邊叫「好新呀好新呀」
一邊上車。不單是車廂新,設備也十分新進,我們禁不住問司機
可不可以拍下。我還拿了《魔鬼A春天》的CD來播。


回程時在泰航的客機上,聽到機長說:「現在是四時五十分,我們要到
七時五十分到達香港,空姐看一看表,乘客也互相對望一下。難道我們
要先到泰國才回到香港?飛機餐內有的是神秘而叫人suprised的甜品,
2004年1月1日收到印有聖誕節快樂句語。善於製作甜品的海用叉叉了
幾下,就說:「很硬,在冷箱堣茪[。」

  旅程中,遇到不少新知舊友。特別要感謝BONNIE、波比及子苓的幫忙,不然,十多二十個來台灣聽演唱會的朋友就沒有好的位置、好的安排了。讓我再想想遇到的還有誰:AMY、水、水夫、風箏、MASAO、KAWA、豬兒、貓、HACKEN、酒瓶、媜、鴻、DOOMCAT……我知道,每次我一數,定必有遺漏,有人一定會在留言板上說我沒有寫他/她的名字。不如,說說香港那邊好了,遺漏的機會低:CECI、華、明、ANDREW、海、康、(腳嚴重腫脹的)MIKE、健明、邱氏伉儷、邱老太、邱兩位妹妹、其中一位妹夫、簫氏一家、仔哥、RICKY、MANLY及夫。應沒有了吧。

阿三

2004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