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那些人」跨年紀事

撰文:樂

每次寫到台追昇紀事,真的不知道從哪兒開始寫。總之,又去台灣了,又去聽跨年了,這已變成每年必做的事情,今年,我是第九年跨年了。票,每次都是在十月初(很不好意思地)就得迫人家決定能不能去,或有多少人去。有部分朋友(如我)肯定有時間也一定會去,可是,有部分朋友不一定在年底時候可以請假,或者知道自己甚麼日子可以請到假。到了十一月中或底,又得迫朋友快點去決定到台日期,以便找機票及飯店。一如過往經驗,朋友們到台除了陳昇,都有別的事情要做,一大堆人一齊走的機會不多,所以肯定會各自各走,有合適的時間就一起食食飯或聊聊。倘若無法把人集中在同一所飯店,聚頭的機會更少,而聯絡也得靠電話(電話費卻不便宜呀)。今年都把朋友集中在西門町成都,訂成都,是因為東龍沒有了房。幾經辛苦才可以把五個房間安排在同一個樓層,因為今年各家飯店的房間都比較緊張,阿邱那邊住的東華也沒有足夠的房間。

因為我得看擺三場,卻想到每個晚上都去TICC,其他地方則無法去,所以就提早一天,即28日,到了台北。收拾行李時才發覺,很久沒有試過一個人坐飛機,沒有試過一個人在台北過,也沒有試過一個人看陳昇的演唱會,感覺就像九年前頭一回去台北看陳昇的情況,其實是很難得的。我並不是最早一個到台灣的,黎健明在14號已隻身到了廣西,然後到越南走了一大圈,才飛台北;raina跟她的舊同事jennyjenny的朋友angela,在23號就到了台灣南部,自己租車開車(原來raina有國際牌)到了墾丁及台南,而andrew與女朋友阿珊在26號又去了玩。

早去台灣,一來因為要看擺三場跨年,二來是想在28號看林奕華在台辦的舞台劇《水滸傳》,也在白天時候,把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當代美術館、華山文化藝術區,以及數個大大小小的畫廊走畢,待香港的朋友30號到來時就跟他們一起走。可是,28號到了時,才發現當晚《水滸傳》的票已賣完,那就跟台北昇迷朋友祐葦及咖啡食飯。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去了美術館,做回學生真好,又可以用學生票進場。北美館當時有三個展覽,一是台北雙年展,二是當代水墨展,三是台北獎。雙年展展出的作品很多來自一些第三世界的國家,而作品當然都是相對地不傳統,所以錄像特別的多,看頭一部沒問題,看第二、三部就開始有點勉強了,接下來的,真的進了去不到幾秒就想離開,每套錄像都不是短的,也不一定吸引,策展人到底有沒有想過觀眾的感覺呢?當然,我又不是太熱衷於錄像的人,就更欠缺耐性去看。至於台北獎呢,一如往年,選的都是較多種媒介而又有素質的,驚喜也不少,驚喜一來是因為作品的素質,二來是很明顯反映到台灣年青一代藝術工作者的活力。本來想到中午的時候到台北當代美術館的,但突然收到祐葦的電話,說她的小阿姨要跟我吃中午飯,本來是不想的,因為大家也約了第二天見面,但最後也回西門町跟她們吃。因為他們,我到了三點才到當代館,就遇到好幾年沒見面的香港朋友,註定的。差不多到了黃昏的時份,就是回飯店放下一大堆的書本,準備去看陳昇的演出。


作品可以把館的名字覆蓋,香港政府的,肯定不允許

都看了那麼多年,其實沒有太大的期望,不過仍有很充裕的興奮感。今年的海報是很好的,很切合陳昇的感覺,買到新專輯後,也很欣賞今回的設計(很可能上回的《魚說》的設計實在可以說是沒有設計的關係)。這張專輯,說是cd,但其實就是一本書,書形的設計,cd只是夾在封面內頁,而文字又挺多。不熟識陳昇的朋友番一番堶探N不禁會問:「這都是歌詞嗎?」一首歌的歌詞似一篇短文,首首如是,加上陳昇以左撇子書寫的文字,根本就是一本書。至於頭一場的演出,實在令人失望,我也不禁在聽完之後立即在網絡上寫道: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今天晚上心不在焉,還是看陳昇的「A片」看得太多(以「A片」比喻跨年演唱會,不是我呀,這是官方的比喻呀),今天晚上的演出真的熱不起來。可能是因為今年沒甚麼特別用心去找一些噱頭,就平平淡淡地開始。加上,前幾年一直都是以慢歌情歌作開首,大家都很快陶醉在歌曲堙A但今年就肯定是刻意地把新寶島半年前發的新專輯堛犖q搬出來唱,理論上是應熱起來,但不。然後的國語昇歌呢,總是差點甚麼的。A片堶娃々S重複的動作是可以達到有「高潮」的目的,但男主角也有不在狀態的時候。有時候聽陳昇演出會很惱人,因為他根本不在狀態,強硬地裝著投入地唱,結果把本來好好的歌曲都打了五折。雖然(因為)是死忠,才會給今天的跨年演唱會打一個平平的分數。(好在後半的台語歌很不錯,今天的跨年肯定不及格,恕我嚴格地說。而台語歌呢,我不是指伍佰,而是阿VON的表現比陳昇好很多,真的)

至於那個「恐怖人之屋」呢,哪一位歌手在堶探咻蝒A都是註定尷尷尬尬格格不入的了,是誰的主意呢?希望真的如昇哥說在歌曲結尾時候安排「更衣時間」的說法會實現,在屋塈韟蝖A真是……不知所謂。倘若說得太重,都只是因為看陳昇的演出看得太多的關係。」

(註:後來才知道原來張懸的唱片是全台灣最好賣的!?!)

演唱會開始之前,寫道:「看陳昇的演唱會就像看A片,做著相同的動作,卻都能達到……高潮。那我們就開始吧……。」(大概的意思)每次,他的演出模式都差不多,唱的歌曲都差不多(絕對因為不可能不唱一些大部分歌迷都想聽的歌,至於我這類聽了很多次的,反而想他整場都唱一些冷門歌),他自己也知道重複,但無法子呀,而下一年的跨年仍是會辦的。頭一場真的不行,陳昇未準備好,舞台的安排也好像未安排好,觀眾入座率雖只有六成,但異常地熱!到了encore完了之後,還有近千人不願意走,一起拍掌起哄。攝影師本來已收了機,但後來有人叫他們回崗位,把線駁回,我們還以為可以有second encore,但最後都是不行。我個人覺得,是因為伍佰來了當嘉賓有關係。

第二天,raina及其朋友、andrew與阿珊會到台北了,阿華也會在中午時間到,黎健明就從越南來,我就得在出門前,跟櫃台服務員說好房間的安排,就跟祐葦出門了。跟祐葦、惠君及林明聰去了一家素菜自助餐吃中午飯。這類素菜館香港也有,但地方不大,台灣的地方大,食物多,味道也很好。加上台灣(跟大陸一樣)保留著不少中國人的傳統,很多香港已不再有的食品都有,最典型的莫過於一些藥材熬的湯及一桶桶的白飯。我還跟她們說台灣餐廳以「吃到飽」來宣傳的現象,這三個字在新加坡也有,香港是完全看不到,因為大家對吃的要求已很不同了,飽不飽對香港人來說好像不一定重要。因為祐葦的小阿姨還未回到家,她倆吃過後就陪我去華山藝術區走走,她們說,這堨H前是一個廢墟,真的,現在還有很多建築物還沒有修好,廢墟卻變成了展覽的地方。

香港的朋友都前前後後到了飯店。阿華仍是一聲不發地在飯店等我,rainaandrew則給我電話,黎健明就消失於越南機場。因為阿華跟我同房,他後來告訴我,他一進房間,隔壁就有人「好開心地」走過來叩門,以為我回來了,卻不。那人就是raina,但阿華卻只認到她卻忘了她的名字。而健明呢,他坐的飛機在越南延誤(這些地方的交通都習慣地延誤的了,預計之內),到了凌晨十二時才到飯店,但他在三十小時後就得上機回香港,好像途經台北看看陳昇跨年之後就回港之勢。

五點半,我回到了飯店,跟阿華會合,也跟raina聊聊。然後就去西門町找elaine,及認識跟她同行而不是陳昇歌迷的朋友海迪。華、elaine及我三人一起去看第二場的跨年。Elaine一早就說,無論她怎樣問,我也不可以告訴她頭一場的情況。因為我不太滿意第一場,所以真的沒有把丁點兒事情告訴她。(另一邊raina告訴我,她在台灣上網看到我頭一場的留言,其實很失望的。)第二場陳昇的表現已改善了不少,最少很早就認真而用心地唱,但始終不是他最好的演出。新相識卻沒有機會碰面的香港朋友johnnywalker只看第一場,他在留言板上說第一場還不錯。但對於我們這些早就看慣了陳昇的人,再細微的事情我們都會看得到,也知道甚麼水平才是陳昇的最佳表現,所以,是有點要求的。而觀眾,入座率雖有九成,但一點都不爽,反應比頭一場差很多。演唱會的氣氛不只是台上努力就可以營造,要互相配合。Elaine一邊聽就一邊不高興,還說「下年不來聽跨年」。我不反對她的意見,只是希望第三場會好一點。

30號的歌單:

1、原諒之歌
2
、猴子歌
3
、多情兄
4
、淒美燈塔
5
、鴉片玫瑰
6
、六份地圖
7
、思念人之屋
8
、然而
9
、一個人去旅行
10
、老嬉皮
11
、風箏
12
、狗臉的歲月(新歌)
13
、告訴媽媽(新歌)
14
neon歌曲
15
neon歌曲
16
、別讓我哭
17
、子夜二時你做甚麼?
18
、鏡子
19
、把悲傷留給自己
20
、緋聞
21
、流星小夜曲
22
、六月
23
、張懸的歌曲
24
、張懸的歌曲,love new year
25
、張懸的歌曲,寶貝
26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陳昇及張懸)
27
、二十歲的眼淚
28
、擁擠的樂園
29
、北京一夜(陳昇及阿von
30
、車輪埔
31
、大地
32
、一佰萬
33
、起駕
34
、歡聚歌
35
、鼓聲若響(陳昇、阿von及蕭煌奇)(29號是伍佰)
36
、蕭煌奇的歌曲(你是我的眼)(29號是愛你一萬年,陳昇及伍佰)
37
summer
38
、(新寶島新專輯的歌)
encore
39
、青鳥日記 (新歌)
40
、責任

完了之後,就跟bonnie去聚一聚。因為香港的朋友都來齊了,應早點回去跟他們商量一下第二天,所以就打電話請健明通知其他人等一等我。回到飯店已是兩點多,得跟朋友說說,所以就無法上網。回到房間前,我就問elaine,我們這樣回去會不會把同房的海迪吵醒,她說不要緊。卻一進房,我們就吵不停,且吵了個多小時,海迪也完全醒來了(哈!)。吵的,除了是明天的行程及elaine要買的(大量)手信外,也包括陳昇的演出。(當天晚上原來還有一段小插曲,現在不先說,放在「後記」中才說。)

到了31號(終於到了31號了,大家看膩了沒?到此已寫了3000多字了。),elaine他們想去北投浸溫泉。成雙成對的人,包括chrisceciandrew與珊,當然自己有自己sweet sweet的節目,獨行俠及沒有太多時間的健明與華又當然先去自己要去的地方,所以,我就跟rainajennyangelaelaine及海迪一行六人到了北投。途中,elaine要去圓山那家甚麼店買鳳梨酥,因為買了五千多元台幣,有一大箱(!),所以可以安排送回飯店,但其實,早上我已幫她打電話到李錦利訂了四十多包八仙果(又是五千多元台幣!),大家又再一次覺得,她到台是走水貨的。到了北投,因為有或沒有泳衣的問題,討論了好一回,最後在書上選了兩家分頭浸,但其中一家瀧乃湯實在太舊,需要放棄,到了另一家門面較好的,另一堆人就到了馬英九也去過的甚麼公眾湯。而我就到了附近的地方走了一圈,之後就回台北市,去小當家聚聚。


此熱水為地熱谷流出來的,卻不可以浸腳


很大的水嗎?幹嘛水溝要這樣子誇張的設計?




這是甚麼地方,圖書館啦,看人家的圖書館多別緻,香港的就悶死。不過這堛犒炷挴]館理員服務素質很低!


介紹台灣原住民的館,都在北投



公眾溫泉的原址,現在變了博物館



地熱谷,堶惘部u北投石」


反其道而行的木屐

今回聚餐的朋友有十七人,挺多的。因為每年跨年都會塞車,所以約他們六時,前後腳邊食邊等。Lizcindy未到六點就到健明與chris也很準時,liz今年的菑@般,沒有眼影也沒有染髮,應難以吸引到陳昇走到她的身邊,雖然我編了個路口位給她。記得去年,陳昇跟她眉來眼去,讓她高興了好幾個月,陳昇進後台補菕A她又去洗手間補菕C今年怎樣呢,暫時未知。


包括:邱、angel、蕭、鍾、仔、andrew、珊、chris、ceci、健明、raina、樂、jenny、angela、liz、cindy

我們頭一批人七點半前就起行去TICC,小明在大堂是看到我的,我也看到他。他看第一場及第三場,但我沒有主動的叫他。一直也沒有現身的華己到了現場,我也安心了。就進去看看有沒有熟的台灣朋友。要知道,老昇迷們全都在31號那場出現,一年才見一次,實在難得。今年很高興,因為熟的朋友都坐在較前的位置,已感到氣氛肯定比第二場的好。我們全都坐在第八排,ceci、小明與saigon就坐在第二排。

其實,我應先說一下跨年演唱會的舞台效果。今年的舞台沒有怎樣的裝飾,也沒有邀請弦樂隊來,台上只有幾塊板,因為今年主要的效果都是以陳昇的相片來做。陳昇拍的相片,投映到舞台上,根本就能營造很陳昇的氣氛,這個安排實在是很捧的!(相片可以在陳昇相片中看到)一開場,雖然是數首台語歌(我之前沒有透露半點!),對香港人來說,台語歌不一定每個人都熟(我卻挺熟也挺喜歡),坐在我附近的raina已問:「為甚麼那麼多台語歌?」(她是懂台語的,也提出這個問題。)說實話,我自己覺得陳昇唱台語較唱國語的好,不知道是不是語言的關係。整個氣氛,以及陳昇的狀態都很好,開始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已知道今回的跨年肯定很好。那我就在第二天留了以下的言:

31號那一場的跨年,跟前兩天的完全不一樣,這樣的演出才像樣兒!這樣才是陳昇!

頭一天的跨年,陳昇跟舞台上的都好像沒有準備好似的,但觀眾就十分十分的熱,雖然當天只有六成觀眾。第二天的呢,昇哥的表現好多了,觀眾入座也有八成,但都完全不熱,氣氛不怎麼的好。而第三天,很明顯陳昇都在狀態,也很用心把演出做好,而台下,則很高興看到不少老昇迷都出來了,整個氣氛都十分的好。我跟我的香港朋友都覺得十分的好!個人覺得,陳昇在這幾場唱的台語歌比國語歌要好。到了第三場的「一個人去旅行」這首歌開始,他好像特別地用心地唱,很希望把歌唱好。老實說,有時看到他一出來就跳來跳去,逗這個人逗那個人玩,就知道他肯定不會把歌曲唱好。在「一個人去旅行」時,他的樣子也變了,真的很好心,然後的「老嬉皮」、「風箏」等都很好!新歌也唱得很好!不過,31號那場的「子夜二時,你做甚麼?」給了馬來西亞歌手唱,就有點可惜。不是說那位歌手唱得不好,相反唱得十分好,但我想聽的是陳昇的版本,加上,29號那天,全場只有這一首歌是唱得捧的,所以希望可以再聽。另外,有幾首歌其實陳昇一直都唱得不好,包括「鏡子」、「緋聞」及「六份地圖」。歌一點都不容易唱,他寫的歌很多時候都是這樣子。記得頭一次在演出上聽到的「六份地圖」,是在200099日,在香港舉行的「陳昇遊樂場」,那次他已經唱得不好。(綵排時我在場館外也聽到他在排這首,也是不好的)。可是,這些歌都是令歌迷死心塌地,搥進心底的歌啦!有時在演唱會聽起來不爽,真是很可惜的。」

31號的歌單:(跟之前的有點不同)
1
、原諒之歌
2
、猴子歌
3
、多情兄
4
、淒美燈塔
5
、鴉片玫瑰
6
、六份地圖
7
、思念人之屋
8
、然而
9
、一個人去旅行
10
、老嬉皮
11
、風箏
12
、狗臉的歲月(新歌)
13
、告訴媽媽(新歌)
14
neon歌曲
15
neon歌曲
16
、別讓我哭
17
、子夜二時你做甚麼?(陳昇及戴佩妮)
18
、戴佩妮的歌(你要的愛)
19
、鏡子
20
、把悲傷留給自己
21
、緋聞
22
、流星小夜曲
23
、六月
24
、二十歲的眼淚
25
、擁擠的樂園
26
、北京一夜(陳昇及阿von
27
、車輪埔
28
、大地
29
、一佰萬
30
、起駕
31
、歡聚歌
32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半首)
33
、阿春仔伊阿麼
34
、鼓聲若響
35
、紅色汽球
36
summer
37
、(新寶島新專輯的歌)
encore
38
、青鳥日記
39
、責任

聞說,到陳昇唱「阿春仔」時,不少人,包括昇嫂都走到十樓看101的煙火。哈!演唱會完了之後,又出現找不到車子坐回去的情況。今年外出跨年的人好像比往年的多,找計程車的難度也就更大。因為我們人多,於是分幾批人離開。住成都的有十二人,因為我要等阿華,所以讓兩批人先走。有一批很快就找到了計程車,但塞了十五分鐘還只是拐了一個彎,要個多小時才回到飯店;另一批人走到誠品信義店那邊找,找了個多小時也未找到計程車。至於跟我一起的,是最遲走的一批,向西門町方向走。阿華因為用了所有的力氣去拍照(真的需要很大的力氣呀),也在空閒時「summer」一下,所以他累極了,而他的攝影器材應有廿幾磅(最少),他挺辛苦,卻因演唱會而極興奮。我們一直走,也買了點東西吃或喝,一直走。我覺得不對勁,所以就提議到忠孝敦化坐捷運,阿珊立時提出一點:車會有位置嗎?對的,我們進了閘,人山人海,完全不知道可以怎樣回去。捷運是開到三點,卻沒有加密班次,這就是說開了也沒有用,根本疏通不到人潮。阿華還很清醒地叫我們坐反方向的車,坐到總站才回頭,不然,十班列車也無法登車。我們看到,很多人的想法跟我們一樣,所以車上的人越來越多,到了終點站,根本就塞滿。當我們還害怕無法走到對面月台時,發現車不會回廠,原車向西門町進發。太好了,我們動也不用動就能「登車」,也因為這個辦法,我們就可以有機會回到飯店。不過,因為人太多,我們四個人只佔到一個位置,就輪著來坐。人多,車內的冷氣開得挺大,我人太高,頭不斷被冷氣吹,吹到有點想吐。Andrew在第二天吃raina台南帶來的鳳梨釋迦時以四個字來形容我這情況:首當其衝。(活該!)

本來想請大家到房聚聚,說說跨年的感受也好。但這樣的情況,大家到四點才回到飯店,很自然各自梳洗休息。Raina說,來年可訂一台七人車,她車我們回飯店會方便一點。在我們休息之時,健明早就蓋頭大睡,因為他要坐早上745分的飛機回港。阿華說,他差不多要睡覺時,健明的鬧鐘就響了,然後就去機場。到1號中午,我到了西門町上網,就看到健明的留言,說已回到香港。

 

後記:好像比遊記更為精彩的部分

跟我同行的朋友,很多時都會發生大大小小的不幸事。真的,已有很多前科。

1、我還未到台灣,raina已到了墾丁。地震了,香港也感受到,且挺強烈的。我到台的前或後發生地震,都不是頭一次,最驚心的算是921那次。Raina在地震後一小時給我電話,她們三人幸好剛巧在夜市買燒魷魚,戶外的地方,不算太危險。震時有點害怕,震後還記得要去拿燒魷魚。

2rainaelaine先後摔壞了數碼相機。

3、算是最恐怖的事,遇見「果味野」。在回港的飛機上,海迪才俏俏地問我:「你下次到台會不會再訂成都?」我起初還不知道她為何這樣問,原來,她在成都看到「果味野」,Elaine補充說,海迪是較容易遇到這些東西的。我們三人同一間房,第二天跨年之後,我跟elaine回到房間,把海迪吵醒。(上文有提及)第二天海迪跟我說沒精神,是因為睡不覺,當時她沒有說為甚麼,到回港時才告訴我因為她在關燈之後看到「果味野」現身。「果味野」一直問海迪認不認識姓謝的人,一直問一直問,令她無法睡覺。海迪已不是頭一回遇到「果味野」,最恐怖一次是強行把她的眼睜開,所以還懂說笑地問我姓甚麼,看看要不要告訴「果味野」找我。我就告訴她應該在第二晚覆人家我們這團人無人姓謝!第二天早上,海迪洗頭時,從鏡中看到自己的眼珠變白了,她就用毛巾擦一擦鏡子就當沒事;然後到elaine時,她也在鏡子上看到相同的事。我,則全晚都沒有感應,也沒為意。到了31號晚上,海迪跟我調床,是說不想對著冷氣,我就傻頭傻腦地對調,結果她那晚就沒有事了,但仍是睡在中間的elaine則有點不舒服。至於我,仍是蓋頭大睡,甚麼都不知道。後來,海迪告訴我晚上還有點「問題」,不過她有朋友能幫她解決,希望她沒事就好。

我還想著,要不要email成都把此告訴他們呢?又,我想我還是不好把房號公開了,免得嚇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