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陳昇的遊樂場》

         在兩個學期之間,抽空了一小段時間,看看《陳昇遊樂場》的帶子。帶的素質不算很好,很多歌曲也沒有收錄。但最重要的部分都在,重要的就是阿昇走到我們的附近,和唱《發條兔子》拍到我們起來跳舞的時間。香港昇迷的面容,一個又一個的被拍進帶子堙A我想也想不到,他們可以如此的瘋狂。

 那一天,是星期六,早上我還在學校上課。這是我收到最多電話的一天。票是coon、阿邱及liz幫忙拿到的,主要的當是coon拿來的票。數著數著,有六十多張。台灣的bonnieI docharlie及不安於視也有到來。那天可以說是昇迷齊集的日子,沒有碰過面的小翹、阿海、maylaijohnlone等也有到來。想回來,那次的安排,總算是過得去吧,各人也算是圓夢了吧。

         下午四、五時,特意走到新伊館,看看大堂內的場地位置表,好讓知道我們的票的位置。因時間尚早,沒有太多的人,只聽到陳昇在場內練歌,唱的是《六份地圖》,但他不斷的忘歌詞,或跟不上音樂。然後走回南洋飯店,接bonnie到酒樓。在酒樓內,忙著分票及接電話,沒有好好的跟台灣的昇迷們聊聊。Bonnie專程帶了五條海豚過來,我們才可以在場內恣意舞動海豚,為成全場買矚目的一群人。之後在綠島及跨年,也遇上了bonnie,她正是個不折不扣的死忠。

         在新伊館門外,就忙著找人及發票。誰不知好玩的angel就在我忙的時間,伸手到我的布袋偷我的相機,還以為我不知道。那天,要處理的事情的確不少。電話響過不停,simpsons、玲、andrew輪流的幫我接聽電話,當了我臨時的秘書。那天simpsons拿給我的帶子及錄音帶,也放在saigon那堳O管著。阿康被警察叔叔“老點”,走到會展,知道走錯了,就立即“飛的”回來。阿龍早在下午時告訴我要回新界的家洗頭,但誰不知他是最遲的一個,到了八時多才到。他特意的拿著一組相機來拍他喜愛的阿昇。在場外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有一個朋友,拿不到票(這次的票是發放,而不是出售的),就在場外等,希望有人可以給他一張票。他看到我手上有很多的票,就問我可不可以給他一張。我告訴他,還得看我的朋友來不來,我心媟Q,票是有的,但先等著好了,何況時間還沒有到。最後,我就送他一張,告訴他可以給他的位置不太好,他十分老實的說不要緊,就飛奔入場內。香港的昇迷可真不少,投入的程度也蠻驚人。

         進了場館,我們坐的位置十分不錯。遊樂場還沒有開放,我就就得準備我們的吹氣海豚,眼見charlie他們氣喘喘的在吹,就不忍心的,把海豚交給坐在另一邊的朋友代勞。雖然演出名為《陳昇遊樂場》,但開場的四十五分鐘,為五月天的時間,我們好不容易才等到五月天唱完。我還走了出外,買了一盒飲料。昇哥出來時,就坐著用英文說話,但他的英文挺爛的,場內的人還不太清楚他說甚麼,所以就用國語再說一次:“首先,我要謝謝五月天的fans(然後是五月天歌迷的哄動),因為你們都很可愛,謝謝你們留下來陪我們。”說完了以後,引來更大的哄動!一班專程來的昇迷,就笑到收不到口的拍掌。或是因為在香港演出,他選的歌多數是國語歌,只有在安哥部分選了《鼓聲若響》,跟五月天一起演出。第一首唱的,是《不再讓你孤單》,這首歌,很少聽到阿昇在台上唱,或是香港市場的關係,還是歌曲有弦外之音,不再讓久等了的香港歌迷孤單。阿昇在台上不時說英文,大叫“I love Hong Kong.”說外地來的歌手一定要說這句話,帶點不客氣的諷刺這句話及這些人們,真的老實。為了迎接這個演出,阿昇特意找來了自薦的歌迷,跟他合唱《北京一夜》。跟阿昇合唱的是阿婷和另一個女生。這個版本的《北京一夜》是搖滾版。阿昇說她兩個是香港典型的女生,帶點貶意,說不太懂唱這種京腔,但又補一句,說典型的意思是很漂亮……在唱《風箏》的時候,慣例的在下走一圈。似乎是香港的習慣,歌手一走下台,就有大批警衛圍著他,在台灣的根本不用這樣子,還想到在台東金灘pub那次,阿邱等阿昇走到附近,就拿著結他讓他簽名,其他的人就湧上來,阿昇說:“幹嘛?暴動啊?!”人群就自動散開,讓出一條路,不敢再亂來。阿邱曾拿著海豚走到台前要拿簽名,但被工作人員截回。隨警衛的保護,阿昇走到我們的旁邊,小翹突然獸性大發,飛樸到阿昇的懷堙Acharlie就上前獻花,而阿邱就送他一條海豚。就走到我們的附近就停下來。那時人漸多,我們作了個壞的樣版,開了壞先例,阿昇就拿著海豚回台上去好了。其實,全場氣氛是不俗的,只是我們覺得不可以全場靜靜的坐著,所以唱到《發條兔子》時,就煽動其他人站起來,跟著台上那隻胖胖的兔子一邊跳一邊唱。我們一站起來,全場的攝影機及拍攝人員(當然還有警衛)就對著我們。在《陳昇遊樂場》的帶子堙A也把我們跳動的舞姿一一拍下來。演出完結後,阿昇接受記者的訪問,問到觀眾的投入問題。阿昇說(太概記錄):“投入有很多種不同的表現,站起來,跟不站來,其實……投入有很多種不同的表達,有人喜歡靜靜的坐著,有人喜歡站起來擺擺跳跳……就是醬。”記者乙:“你還會在香港演出嗎?”阿昇回:“那要看觀眾,如果沒有人喜歡……(然後作了個靦腆的表情)……”

         Sarah不是昇迷,但她在icq告訴我,她十分享受跟我們在一起,因為他喜歡的是陳昇的歌迷,是昇迷的迷。

阿三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