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座流星雨之夢》

 夢裡面是沒有邏輯的,會發生一些光怪陸離的事,不足為奇。有一些人的夢是有延續的,承接數天前的夢,以下就是一個例子。我忘記了宙斯是天神還是太陽神,總之他的名字就是叫做宙斯,夢裡面是沒有理由的,知道就是知道吧!他出生於一個農鄉家庭,右面是一間房子,左面是一口荒田,田旁有一棵梧桐樹,他跟梧桐樹成長的,脾氣不太好。但很奇怪啊!這是個什麼地方呢?中國?竟然有梧桐樹?也許他不是希臘神話中的宙斯,只是巧合而已。他的朋友,不知是女朋友還是普通朋友,總之出現他的身旁的人,她叫做海棠,這個名是我作的!夢境的背境是塊荒廢的田園,宙斯跟海棠玩耍,海棠跟宙斯說:“阿斯,數天後就有獅子座流星雨了。”﹝註:不知道事件的年份,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知道是獅子座的流星雨,總之他們這樣說就是。也許他們生活在現代吧!﹞我很想看啊。宙斯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海棠:有什麼好看?海棠好氣的說:“可以許願啦,可以許百萬個願望啦。”宙斯感嘆的說:“願望越多就是不知道要些什麼!也許一個就夠了,就是跟心愛的人看流星吧,是多麼的浪漫。但,怎說呢,一個人看流星很孤單的,我就不會一個人看啦,但如果我有心愛的人部我看,就不用許願啦。”好像有點本末倒置的。我也是啊,海棠說,有願望我也不知要什麼是好。願望越多,心底就是越亂。干脆一個也不要吧。 

突然有很溫馨的感覺從心底湧起,好像還有音樂伴奏的,不太清楚,濛濛糊糊的。海棠突然從夢境消失了,留下宙斯呆立在這堙A突然滿空流星,從獅子座閃出,就在這時,鏡頭漸漸遠離,離開夢境了。 

醒了一會,才睜開眼來,只有零星的片段留在腦中,大部分己經遺失在夢中。這時我想起陳昇的《夜》來,哼了半句:“我要告訴自己,如今我已不再年少,渴望有笑有淚的夢,不再重現……” 

 二千年十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