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她》

 她是個平凡的女子,有著漂亮的名字,但由於她不想公開她的名字,我暫且叫她做EVAEVA的家在台北,在大學時唸外國語文的,愛到處旅遊。她是個辦公室女郎,有辦公室女郎應有的氣質。她說自己不漂亮,但她注重個人的內涵和修養,她喜愛交朋友,會是個熱愛幫助別人的好朋友。我常常想她是個怎樣的人呢!尤其她的樣子,我心中有好幾個不同的樣板,我想像李麗珍吧,因為我想她的個子不高,有圓蛋臉,逗人喜愛吧!如果你看見我,會很失望吧!她這樣對我說,像有點無奈。你太注重外表了,她續道。不,妳只是給我太多的幻想啦。我曾問她的高度和體重,她以問題敏感,拒絕回答。對我而言,她有很多的秘密的,因為我想知的太多了,卻得不到答案。 

有次我說我要寫一篇關於妳的文章,貼在昇網上,她說最好不要,因為她為人低調,不要出名云云。但當她知道我寫了以後,她卻是像很開心似的,發出呵呵的笑聲,透過ICQ傳過我這邊來。我想這就是女人的心理吧!嚴格來說我不太了解女性的,當然我依然努力當中,給我一點時間吧,將來我也許會寫愛情小說的,有一天可以能取代張小嫻的地位呢。 

她知道了我去綠島的消息,我也問她去不去。她說有時間的,她想她會去。如果你想見我的話,就要祈禱了。祈禱?我說我不信上帝的,它給我太多的考驗了,我比較相信自己。但還要祈禱的,她說。真固執! 

談到《人間四月天》,我說那個演林徽音的周迅很漂亮,你是不是這類型呢?她以問題太敏感拒絕回答。她說她沒有看完《人間四月天》,因沒有太多的時間。徐志摩用他的一生尋找愛情,浪漫極了,但愛情到底是不是一場遊戲呢?少時我很討厭別人這樣描述愛情,但長大了之後,心境轉變了,好像又是這樣,奇怪!愛情是「一場遊戲一場夢」還是「真永遠」呢?今天我在家媗奶F數次「真永遠」這首歌,怎樣才是真永遠呢?真是令人費解!在一般中上階層,他們對待所有事情都像遊戲一般,反而低下階層的不是這樣。都是古人說得好「仗義每多屠狗輩,負情盡是讀書人」。 

(註:我是不是去綠島還未決定的,因我知道了昇哥會開跨年演唱會,加上我不太喜歡昇哥唱閩南歌的,我想這次綠島的演唱會以閩南歌為主吧!)

 零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凌晨,有點孤寂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