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阿樂》

 我認識阿樂的確實日子,我不太記得了,大約是七月吧,如果這時阿樂在的話,他必定大聲的抗議說:是八月呀,死佬!哈哈,不打緊啦,又不是認識一週年紀念。我記得初次認識阿樂是通過他在昇網的留言,應該在討論版內吧,當時Ronly在論討版留下一段讚頌陳昇的英文留言,不及一日就被阿樂逮捕啦。這時我有一種好奇妙的感覺,是一種有朋友關懷的感覺,羡慕極了。打後的日子就是監視阿樂在昇網的留言了,看看他是怎樣的一個人,看看他說些什麼肉麻的說話,看看他這個人是不是可以信賴得過的﹝註:我總覺得阿樂在昇網討論版的留言很造作的,這是我個人的理解吧了,不代表他本人。﹞但很可惜當時的我依然不懂寫電郵,所以無法跟他聯絡。偶然的一次機會下,在昇網看到Ricky的留言,他說什麼我已不太記得了,只知他留下了電郵地址,所以我理所當然的跟他聯絡。Ricky回覆了我的電郵,是中文的,我的電腦看不懂,我叫他寫英文,這樣子他就介紹了這個人見人愛的、不吃煎炸食物的靚仔(樂註:ben,你太俾面了吧……﹗)──幫主給我認識了。

 我當時是過著無業的生活,這是為了揮去過往刻板的生活,還是想忘記以往的種種呢?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我想給自己一點時間休息,我要想想自己的去向吧。話雖是這樣說,但日子總是憋在家堛滿A不打球、不逛街、不閱讀的封閉式生活,如果是活在古代的話,是深山大野人,一種與世隔絕的生活,唯一安慰就是昇歌了:「孩子聽我說,忍耐別哭泣,要用更多的寬容,諒解人間所有對錯……你要學習照顧自己,懷抱感恩的心……。」在這數年間,我不知哭了多少遍,都是一些歌曲掀動的,為了家庭而難過,為了自己而難過,為了她而難過。當時的我天真得很,以為自己是沒有信念的緣故,所以對人間的不平事看不過眼,人就像浮瓶一樣,總是沒有目標的。後來我才發現,我是缺少的一顆平常心!

 颱風過後,香港華航空難,阿樂安全回港(樂註:還有saigon、邱氏伉儷、charlieronly),他打了個電話給我,我問他:想約我去逛街嗎?反正有空吧。他說:不是啊,我們是大約一個月左右才聚會一次的。打個小小的招呼就掛線了。我還記當時的我是很開心的,是多了個朋友吧。然後,第一次約會來了,我忘了是在何時了,但地點仍然記得的,是在淺水灣。那天他約了我在中環的環球大廈出口,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呢?我當時在想:中大的文弱書生?我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難掩內心的失望,但不要緊啦,又不是相襯。後來有次,他在ICQ中稱自己做大怪獸(樂註:我有說過麼?要去翻查icq……),我說:對呀,你是大怪獸,哈哈,我知道啊,不用你說!

 過了大約多少的時間呢,我記不起了,大約是半年的時間吧,我才開始找新的工作,因為我的錢越來越少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每個星期六,買份英文報紙看招聘廣告,沒有合適的工作,這時我有難以解釋的興奮,有點矛盾是不是?是,當時的我是不想工作的,只想過一些簡單的生活,不需要太過燦爛,但我知這樣是不可能的,唯有每個星期六看報紙,繼續找工作了。陳昇的跨年演唱會來了,我想花了我當時的積蓄大約三份一,去看這個演唱會,有點是豁出去的感覺,我不管了,出外走走也好吧。二千跨年就在台灣過的了。

 認識了阿樂後,感覺總是很好的,他有點冷傲吧,我常常這樣說他的,不打緊啦!他有他的個性和特質的,這個才是阿樂吧!

 (樂註:謝謝你,阿ben。你之前告訴我,會說認識我、awigorj的經過,現在郤只有我……欣賞你的勇氣和真誠,對自己要有點信心,你這樣寫,已經很好了。好好的繼續工作下去吧……)

二千年七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