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的約會》

 他是五尺九寸,25歲,剪有平頭裝的男孩,笑的時候有小小的酒渦,說話時滿是稚氣,不脫少年的本色。我怎認識他呢?讓我想想!嗯,是在某網頁的聊天室認識他的,他不懂打中文,懂少許的英文。他對我說他少時不甚勤力,所以英文不太好,他只唸到中五,會考考得很差,沒有五科合格的程度。現在他報讀了時裝設計,我問他每年多少學費,他說三千元兩年,我跳了一跳,就是這麼平,唸工業學院的確有這樣的好處,可以給一般打工仔進修的機會。他續道他要唸四年的工業學院,然後兩年的理工學院,確是很有毅力,我很佩服啊!我在第一次在聊天室遇到他時,他很吸引我,因為他的名字跟我一樣,我們就這樣談天起來。就這樣我們交換了ICQ的號碼,聯絡了數次,他說很想見我,我沒有異議,這樣的約會就開始了。

他的手在健身時受了傷,說最好是明天打電話給他,然後兩天後聚會。但那天我要去大陸工幹,我就把約會推前了一天,就在星期二。我約他在旺角地鐵站見面,他站在D出口,很有款的倚著牆,我依他的指引來到他的跟前,奇怪的是我看見他後在等候時的焦急煩燥完全消息了,也許他是一個稚氣還在臉上的人,很平易近人那類,我這樣才鬆了一口氣。他問我去那婼矷A邊行邊提議去大家樂,茶餐廳,我說這不太好,因為這地方太嘈吵了,經過一番掙扎後終於我們來到花園餐廳,選擇了一個很開放的位置,不太舒服,唔!我當時這樣想:如果嘉禾餐廳仍在的話就好了,這地方比較清靜和隱秘,是講是非的好地方。

我們在餐廳說了很久,他談到他的事情比較多,原來他是一個對這世界充滿理想的人,他想做老闆,不想受老闆的氣,他還年輕啊,我想!不知世途險惡,物競天擇。他說他坐過一次的飛機,去吉隆坡和朋友旅行,我說我比較喜歡台灣,我去過日本和中國,坐過兩次的飛機。他說空餘時間會去健身,他還說想有我這樣的身材,是健身的好材料,我說我喜歡聽歌、打羽毛球。就這樣他說多的,我說少的,過了一個晚上。在走的時候,我全拿走了付帳單找換來的碎銀,全給了他,但他反個來硬要我收下他,他是個斤斤計較的人!分手時,我知他確是個愛健身的人,因為飯後他仍然去健身院,唉!右手還受了傷啦,你忘記了嗎?我這樣問他,他說:我只玩跑步機便成。噢!原來如此。

 (註:這次確是按樂的要求寫的,我想事情確是平淡,但說來頗很味道的,“平淡有平淡的美”,謝謝阿樂。)

 (樂註:要求,對,是我要求的,因為阿ben很少說話,那就要他多寫。看完了那篇文章,我覺得感覺很親切,不知道為甚麼,只覺得,很“阿ben”。平淡是美,的確,真的,平淡就好。)

 二千年七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