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院公司》

 無驚無險又到六點,這是我這個月來的心態,整天在看文件,世間那有這此悶的工作呀!到了六時真想一枝箭的飛出門外,但又害怕給經理看到,擔心他說:這麼早就走,沒事做嗎?於是老是裝作看文件、國際標準﹝賓註:唉!無聊極了!﹞,那些都是須要的時候才看的,為什麼老要我看這些!過了了六時,經理總是有一個特別的僻好的──拿住文件,在我旁邊走來走去的。好忙啊!我在想。有一次在六時過後,經理跟Customer Service Engineer談起事業的前境問題﹝賓註:總是這個時候談的,真懂得選擇時候!﹞。

經理說:「我在以前的公司時,我的上司是很有野心的,做了經理的職位不夠數年,便另謀高就,當時有機會升職的只有兩位,我便是其中一位。我的學歷不算高,但可以升到經理的位置,為什麼呢?﹝賓註:好囂張呀!對不起,我不想加插我的感受的,但實在忍受不住。嘻嘻!﹞我覺得「平常談」真是說得很對的,要事業上無往不利,就要看你在那公司的阻力有多大,要升職的先要除去阻力,那麼就事事順境啦。總是對公司忠心耿耿沒有用的,做人要懂得其求所好才對!」

「你這樣說,不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嗎?」我的上司面有難色的說。

「唉!你好快就收到我的辭職信的了。」上司續道。

「我會把你的辭職信毀屍滅跡的,當作沒有收過,奈我如何!」經理越說越興奮:「你在這堸竣F那麼多年,也看到這堜狾雩g理都是在外聘請回來,你看過內部提升沒有?而且一做多年,也沒有空職位給你們提升,你甘心嗎?」

「有什麼辦法啊?這堛爾g理呀,全都是沒有大志的,做到死那天還在公司呀!老把這媟礂@養老院似的。」上司語氣帶諷刺的說。

「你說他嗎?」我大聲的說。整個辦公室的同事也笑了起來。

 賓註:這篇文章以事實為根據,但有點誇張和說笑居多,請不要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