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情詩》

 

 「到一個地方,不再有憂傷,閉上眼睛,安靜的睡去,生命的真意,沒有絕對的必需,您躺在八月天的南風堙K…」這幾句歌詞,在「思念人之屋」的跨年演唱會前奏中不斷播出。帶有死亡意味的《再見.阿好嬸》,在憂靜與昏黃的新舞臺上,顯得份外的深沉。

 《恨情歌》這張唱片,整體的感覺在陳昇個人專輯中,可算是最「貼身」的一張,貼近陳昇個人經歷的情感。或者,這是因為唱片中有不少關於陳昇生活題材的關係。《農夫》、《姑姑》和《再見.阿好嬸》三首歌都具有強烈的個人回憶及鄉土的味道。個人的回憶和對台灣土地的情誼,一直也是陳昇眾多題材的其中兩個重要部份。但深想一番,這種分類的方法,或是未必合適於陳昇的音樂上……《凡人都寂寞》、《鄉》、《一佰萬》、《沒共樣的人》、《老爹的故事》和《孩子的鞋》,也瀰漫著化不開的土地之情和對個人往事的沉澀。在《恨情歌》中,那份解不開的情愫,顯得平靜,沒有了那種年輕人的憤世,像是世故的人看透了現實的無常、感到命運之無以抗衡,所以只好環視自身,踏踏實實的體現生命,為自身的存在作一個見證。歌曲的距離與聽者十分十分之接近,對於在台灣以外的人來說,也能體會到歌者與歌曲中人物的微涼。

 說到歌詞,這種記事式的歌詞,是陳昇的拿手好戲,好像有五百多字的《細漢仔》、《一佰萬》等。一曲一故事,完整而教人深省,像是濃縮了的文學般,具有無盡的餘韻。所以,有很多人都以「人文」和「詩人」等詞語來形容陳昇,連《恨情歌》的封面也用原稿紙的格線來標明主題。以「魔鬼的情詩」來形容陳昇的音樂,實沒有偏差。記得某香港週刊也有人稱讚陳昇《水母》一曲的歌詞,那句「多年以前,我不知道這張單程票,要將少年的我帶到何方……」若你也覺得這句也不錯,那就低估了陳昇對文字的功力了。

 《恨情歌》中的概念本身就是在玩弄意念。題為「恨情歌」,但骨子堳o是不折不扣的陳式情歌。反思一下歌中的意思,不難發現平實的歌詞之中,流露出一個既希望愛情而又顯得瀟灑的態度。「稻浪在南風堶授蝶u,我的心埵酗@點悲傷,土地廟前野餐的飯香,您阿好嬸沉默地臉叫人難忘記……」意象的整合平實而內斂,具有詩質的味道,配合上其苦澀的歌聲和四分多鐘的前奏,那份憑弔的情懷娓娓道來……

 藍,一直是陳昇最喜歡的顏色,因為這是海洋的色彩。藍是憂鬱。在藍色的唱片設計中,有著《藍》這首歌作為結尾。單看歌詞,這根本就可以獨立成為一首新詩。歌詞之好與壞,隨了關係於作詞人對文字的駕御能力之外,個人對世事的敏感,才是靈魂的所在。陳昇是一位對音樂虔誠的人,不斷去發掘、去深化個人的音樂。陳昇的歌是耐聽和發人深省的,就讓這藍一般的情詩,沉殿在八月天的南風堙K…

不樂

二千年一月二十六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