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n

 

《浣熊仔的有關陳昇文字》

  

  -ed陳昇已是一個過去式。 

要在回憶裡搜索回曾擁有、卻已遺失的某些感覺,對現階段的我而言,蚢磟O件費勁的事。 

只是,當溜灠器內出現了憨憨Ricky用心設計的那幅半透明帥帥陳昇浮現於香港夜空的網頁封面時,卻像聽見一把善良地教訓的聲音,告訴我花點力氣,嘗試用文字去將遺失但未消失的感覺尋回。

中學四年級,一個放學後不願回家的下午,一如往常地溜躂於新城市廣場,隨便逛到五樓那現已關門大吉的韻彙唱片店,偶然瞥到台灣音樂世界中有陳昇這樣的一個名字,出了一張以“風箏”為主題歌名的唱片。 

奇怪地直覺地相信自已會喜歡內裡的音符及聲音。向來也是苦學生的我,錢包內只有五十多塊,也沒猶豫地買下了他的卡式錄音帶。

忘記了那晚,我將那盒錄音帶重複又重複地聽了多少遍。

 《二十歲的眼淚》、《風箏》、《Last Order》、《雷雨之夜》、《我愛美麗的寶島》、《孩子的鞋》…… 

哭了。

大抵感動了,但應該都只是驚慌吧。像《孩子的鞋》中那個遺落了一只鞋的貧窮孩子。

第二天回到班房,興奮地跟一個認識陳昇的女音樂迷同學說:“投胎輪迴的話,可以當一粒陳昇的音符也不錯!”

現在回想當時自己的表情,仍是會面紅耳赤。

 

*              *              *              *              *              *

面紅耳赤,全身無法控制地不停顫抖,是中六那年,大專會堂內,陳昇步下舞台,貧窮孩子走上前跟他握手後的本能反應。

那麼近,這麼遠;那麼遠,這麼近。。。。。。

 

        *              *              *              *              *              *

曾經以為,喜歡陳昇會是如何孤獨的一種生活。而陳昇的語言又一直跟孤獨的存在有著無法完全抓緊,卻又不可分割的關係。

仍是會在想,我是由於孤獨而去愛陳昇,還是陳昇讓我去愛孤獨?

瞭了「如果我在今夜死掉,對這世界來說沒有不一樣」的教訓,失落無助的時候,一個人就只是直望荂u一個平坦的未來,座右銘寫著,要知足常樂」。默念著「不優越的心情呀,是屬於凡人,和悲劇英雄。」 

既然孤獨本是生命的常態,自身的寂寞都在於懂得選擇。每次跟一顆心靈很親近很親近時,便在想「而生命就像無數的弧線,交錯在人們無意之間,無法改變,很難期望有人陪你傷悲」。

剛看完村上春樹的《人造衛星情人》,腦子又一直在徘徊著這些歌詞。

 

假如        「不寂寞」=「能跟一夥人談得很投契」

那麼        認識了香港幫昇迷,理應能離開「愛陳昇」的孤獨。

 

只是,很多日子以後的今天,卻是會傻笑地說:「孤獨的時候千萬別找我,凡人都寂寞。」

 

        *              *              *              *              *              *       

曾經以為,像希臘神話一般,在我的宇宙中,誰要是能溫溫柔柔,痛痛快快地高唱完《不再讓你孤單》的音符及文字,堅固的中世紀堡壘也會破陷碎落。結果,《不再讓你孤單》,最終成了自己辜負傷害了一顆認真心靈的回憶和憑証。

原來,《不再讓你孤單》,真的只是一個凡人的神話。

然而,「然而」;然而。「然而」……

 

        *              *              *              *              *              *

 

明年,我還愛陳昇嗎?

  

零零年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