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愛情蒲公英演唱會(2003年11月22日)

當我看到廣州的slam在昇網(awigo建立那個)留下關於「廣州愛情蒲公英演唱會」時,我還沒有太大為意,因為這只是屬於「參與」的演出。Ceci在第二天早上就給我電話,問及有沒有看到這個留言,還問我會否到廣州追昇。那場舉行的時間在星期六晚上,我星期六下午及星期天上午得教畫,實在無法掉下幾班學生不理,所以就沒打算去。然而,那天晚上就收到台灣昇迷bonnie的電郵,說希望到廣州及想知道前往的方法與購買門票等等事情。那樣,我就給slam來個電郵問及此事。與slam在電話上交談,才知道不少地方都見到這個演唱會的海報、記者會還剛剛舉行過,而北京的昇迷貝貝也會到廣州。由北京到廣州,其實比香港到台灣還遠,這樣子的確奔波,聽時我有點不理解。但slam語調無奈地說他們要到台灣可以說是沒可能(我想是要特別的理由(背景?)的吧),我方明白他們為何對陳昇到廣州唱幾首歌而如此興奮及重視。

Ceci剛好在那個周末回內地渡假,可以到天河體育體追追昇,於是我就「順手地」請ceci幫忙,帶bonnie廣州及與其他昇迷匯合。就這樣,大家不斷的收發電郵或撥通電話,把四地的朋友聯絡上來。適逢這次難得的機會,我就請ceci拍下北京、廣州及台灣的昇迷合照。收到這張照後,ceci還告訴我廈門的teyo(我與他也在網絡上認識了好一段時間)也有去。雖然我還沒有跟國內的昇迷見過面,但在ceci的指示下,我已把他們好好認得;但到底誰是salm、誰是貝貝、誰是teyo,不告訴你,哈。

廣州愛情蒲公英演唱會後不久,忽在忙碌的公司埵洧鴗@個電話:「我是yoko。」(國語)頓然錯愕。「你現在在香港嗎?(國語)……Are you in HK now?yoko仍以國語、英文及廣東話夾雜的方法跟我溝通。Yoko是香港,但是剛到了機場,要回日本去了。她是跟朋友來看劉若英的演出(有嗎?),時間實在趕急,所以沒有跟我或邱聯絡。儘然如此,我們也會在跨年的時候相聚,不是嗎?yoko在最近的電郵婸﹛A日本會有9位昇迷參與跨年。

 

文:阿三

相片提供:ce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