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報 道 1998

 

男人愛情組曲

 文:范真 《明報》九八年八月

愛陳昇的幾個理由 

寫陳昇,其實並無特別原因,電影節看過台灣電影《美麗在唱歌》,由陳昇的「徒弟」劉若英演,戲中配上陳昇的歌,感覺出奇地「阿昇」。突然覺得,聽了他這麼多年,也是時候寫一篇文章,去紀錄我對陳昇的種種男人心事。

幾年前無意中收到了他的一張精選專輯《魔鬼的情詩》,有種感覺很窩心,也就不自地將這張CD放在CD架最上層,有時候拿來聽一回,學他的高唱幾句,也就很愜意了。 

不經意過了幾年,人也長大了,仍然聽著陳昇的歌,也愈來愈上心頭,一晚,拿著CD內的歌詞,跟著逐首聽逐段文字看,突然心情很複雜,以前聽他的歌,因為國語不靈光,總是跟著音符飄遊,從來不進文字世界,這次細續下,發覺就是男人成長對人對事對情的種種執著與無奈。之後,就中了毒,找回他的作品聽了又聽,總是分不到甚麼是值得高興的感覺,自己的心情由別人唱出,才發覺,每一個力人,都應該聽陳昇。

失戀必聽 

聽他唱《把悲傷留給自己》,只覺這麼偉大對愛情的貞忠,要到哪堨h尋?朋友每一次失戀,也總是要播著這首歌,唱出他的感覺,事實卻是感覺始終只是感覺,藉著這歌,彷彿已為愛性而離開了戀人偉大過,明日,又可以繼續上愛情路再碰撞一番。所以,我說每一個男人,都應該聽陳昇,以他的歌來抒發最心底的感覺,呼一口氣,仍然是一條硬漢,再同你死過!(樂註:再跟你拼命!)

 陳昇唱的是情,卻不是生生死死你唔好(樂註:不要)離開我之類叫人麻木的情愛方程式,很多時候,陳昇的詞都是軟弱的,淡淡的愛襯著淡的愁,像侯孝賢的電影,一個空鏡、一個凝望,已是百年身。毋須起跌得叫人汗顏的呼天搶地,縱是悲,也只有自己硬生吞落肚,唔會俾你知!(樂註:不會讓你知道!)所以聽他的歌,最適當的環境還是一個人欣賞。 

男人結他

有一個晚上,幾個男人在家,各有各的失落故事,在夜深酒醉下,都想找些音樂來陪襯心境,也就自編了一大堆男人失落時都應該聽的歌,如果有唱片公司要出一張《男人失落心》之類的歌集CD,這一個齊全的選曲。當然,陳昇的歌,也不知佔去了多少,其中一首《不再讓你孤單》,結他伴奏加清唱,就更加應該是男人結他班的必然選擇,我想,如果真的有機會拿著結他對她唱著,唔「Lum」就真係有問題。(樂註:不心動就真的有問題) 

聽他的個人專輯之後,就到他與黃連煜合組的「新寶島康樂隊」,也列入了必然的選擇範圍。他們的歌,把台灣道地的台式音樂,再混進新派的音樂元素,成了獨一無二的好玩歌集,以台語唱出的感覺,在我這個「外人」聽也著實感到一點點來自台灣的親切感。記得他們的第三輯CD中,一首《歡聚歌》,Hip Hop加點點Trip Hop,當時的感覺是「乜中文歌都可以玩到咁勁!」(樂註:原來中文歌也可以擁有這種程度!) 

尋找陳昇

對於陳昇的才華,也毋須再懷疑,除了個人專輯,為別的歌手製作的專業,也是相當「陳昇」的,劉若英的三張作品,就會是陳的傑作,所以有「師徒」之稱。

聽陳昇之後,就是找陳昇。朋友到過台灣看他演唱會演出後,都是一致拍掌叫好,所以年頭到台灣一遊,到了他經常演唱的地方「@live」,結果是演唱期完了,下次請早。兩個月前又再到台灣,仍然走到「@live」碰碰,仍然是叫人失望。在晚上三時走出「@live」冷清的問。到對面馬路時,回頭看到一幅巨型掛畫在大廈的外牆上,上面寫著:「陳昇.伍佰coming soon」,凌晨三時零五分,在漆黑的馬路中央拿著紙筆抄寫著那個查詢電話號碼。

今日,都已是五月了,也是時候到台北找陳昇了,這次不會失望吧! 

接觸陳昇

第一次接觸陳昇,最佳方法當然是從精選入手,《魔鬼的情詩》盡收他八八至九四年的精選歌,CD內頁除歌詞外,還加點一段歌曲背後的故事,值得細看;另外滾石也刪出版一系列國語專輯,重新以24bit混音,又「口岩」晒(樂註:就正合)對音響有要求的陳昇迷。他的新專輯又遲遲未見,自上年的《六月》,又差不多夠一年了,等得有點不耐煩。

要看他的live,之前一張和伍佰及趙傳同台演出的,香港有得賣亦有得租,但要全面看陳昇,就只有九六年台灣出那盒《跨年演唱會》,分開上下兩集,有朋友過台灣不妨託他入貨。

講到文字,陳昇自有他的男人心聲,於八九年他已出了《9999滴眼淚》,雖已再版九次,但也不是容易找到,看你運氣!總之要找關於陳昇的作品,只有像打游擊,才能了解他,還有台灣,不可不到。 

(資料提供:阿康) 

 

《任賢齊演出報道》

撰文:文嘉龍

 攝影:吳永泰(九八年八月) 

只記得莫文蔚的美腿生輝、任賢齊的《心太軟》;記得群星到賀星爺都來捧場,馮德倫和舒淇更排排坐;還記得有「飛」都無得睇(樂註:有票也不能入埸觀看)的觀眾怒罵滾石安排失當……

原來大家都忘了莫文蔚除美腿外,更精采是她在台上的演、唱魅力;任賢齊不止《心太軟》的一曲走天涯;更忘了張震嶽和陳昇盡焦點的特約演出。我們總是遺忘一些可以令人難忘的事情,卻記一些根本不值得記的畫面。還懂得唱歌的人尚唱得好的,那一夜,起碼有四個。

齊蔚你唱 

本應大纜都扯唔埋(樂註:根本沒想到他們會走在一起),一個音樂會就造就了莫文蔚和任賢齊的第一次。一個是形象百變的一派星味,另一個則是隔籬屋個仔(樂註:隔壁的兒子)的一副鄰家樣,紅線一牽,出奇合拍。以《Happy Together》起頭,Video Wall影的是莫文蔚和任賢齊鏡頭下的生活語言,跟便攜手踏出台板獻技,莫繼續扮演長腿姐姐,任就仍是純情小男生,Happy Together後就一拍即合,難捨難離。 

王家衛上身

唱完雙簧(樂註:對唱)之後,輪到獨腳戲演出,莫文蔚發揮了她的看家本領。《他不愛我》開聲已經呼叫連場,再來兩首慢歌acoustic,是新國語歌《愛情》和舊歌《怎麼了》,莫已經投入忘我地又演又唱,坐在喇叭上,眉梢眼角盡是戲,是《墮落天使》中的紅魔女也可以是《色情男女》的小女人。到了唱《色情男女》時,神功戲再現,首先挨在大喇叭旁,然後玩平衡木般企在上,繼而坐下再伸腿,壓軸表演更來一個鯉魚翻身身演出。演唱交錯,莫文蔚與金像后冠無緣,惟有在台上演夠你睇(樂註:盡情演出),身體語言加心內自發聲互相輝映,實在示範了何謂演唱者。

妹仔大過主人婆

張震嶽和陳昇特約客卿,分頭出場贈慶,前者夾莫文蔚,後者併任賢齊。兩個畫面盡是全晚的高潮,張震嶽的《愛之初體驗》全場拍手做後備音符,再來首傷感慢歌,快慢皆宜。到了陳昇更不得了,和任賢齊大鬥口技,互吹口琴,和任賢齊一齊唱一齊跳,台語歌接連唱出,到唱《Summer》時,更現場齊做舉手朝拜動作,現場氣氛推向高峰。他們的成就在於能將台下眾人的視線集中在台上,和煽動情緒的魅力。

尾聲任賢齊單拖上陣,再和莫文蔚唱了幾首別人的歌,跟老奉(土)(樂註:一貫的)的安歌,再出場任賢齊一如所料地唱《心太軟》、莫文蔚就是《Be Yourself就鳴金收聲,來個反高潮。

 

 

《肥佬玩jazz》

1998/10/08 香港一本便利 /Ram

 B+(最高分為A 

陳昇玩過好多種類型的音樂,今次他又玩新口野──行Jazz!莫非見蘇永康玩Jazz玩得咁過癮,又玩埋一份!?總之,這是陳昇近幾張碟中最高水準的一張,幾有氣勢,加上歌訶浪漫煞食,無疑很聽得過之作。

不過攝影就麻麻,一個肥佬在黃昏沙灘擺甫士,有點浪費那靚景。

推薦:《生命的滋味》、《淺藍大肥貓》

 

 

鴉片玫瑰 ☆☆☆(最多五粒星)

1998/10/16 香港東週刊 /杳渺 

從來都是「麻甩」男人心頭好的陳昇。在他這張最新個人專輯,繼續他的音樂風格之餘,亦延續了中年男人自傷自憐的投影。也許你不是男性,也許你不是中年,但只要一張陳昇唱片在手,要將那種自憐自傷但又「死硬頸」的景況浮現眼前,絕對不難。一如有個劉青雲在你面前訴衷情,但絕不是滿面鬚根扮落泊的梁朝偉,因他太精緻了。於是,假日,下午,百無聊賴,一個人聽陳昇,絕對是個情景交融的選擇。尤其是點題歌《鴉片玫瑰》和《淺藍大肥貓》,均足以與他的經典《恨情歌》相提並論。

 

 

《鴉片玫瑰》

1998/10/16 香港壹週刊 /曹雪聰

 ☆☆☆☆(最多五粒星)

 陳昇一年一度語專輯,像老朋友的死約會,不見不散,不醉不還。前年《Summer》好掂,去年《六月》平穩,今年的《鴉片玫瑰》回復水準以上。單是這個碟名已叫人又愛又恨,歌曲本身則是典型acoustic結他溫暖的情調豪爽的噪子,窩心窩肺,有《不再讓你孤單》的韻味,像一杯醇和的波爾多。

《細漢仔》卻是百般滋味的雞尾酒,說一個台北少年的江湖風波,根本就是一齣六分半鐘歌劇,大悲大喜,聲嘶力竭。《生命的滋味》及《淺藍大肥貓》則是陳昇用歲月提煉的陳年吟釀,前者浮現人情冷暖後者散發世態炎涼,聽一遍像浮一大白,渾身醉醺醺熱辣辣。

反而後半部有些Jazz與中英文夾雜的嘗試效果平平,但老朋友嘛,聽到那把聲音已是高興。香港的歌星,就算多拿幾個傑出青年的銜頭,都不能培養這種人生歷練與音樂修養。

 

 

《鴉片玫瑰》

1998.10.25 香港明報 /梁歡(轉貼自昇網)

陳昇在台灣樂壇別具一格﹐除了電影人喜歡用他的音樂外﹐喜歡自憐自傷扮 憂鬱人士也特別熱愛他的歌曲。尤其是他的歌聲低低沉沉﹐歌也幽幽怨怨﹐ 似乎是深宵時分﹐獨自一人的必然選擇。像碟中的主打歌《鴉片玫瑰》就有 幾成他的舊歌《把悲傷留給自己》的味。 

推薦歌﹕《鴉片玫瑰》、《鹹魚的滋味》 

 

轉載自壹週刊網頁

 

九八年《鴉片玫瑰》宣傳海報.拍於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