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報 道 2004

 

《東Touch》第408期(消息提供:康)

野台

叫自己做野仔,總好像是為自己閉上大門,然後曲低依舊和寡的自毀。但整個台灣音樂叫自家做「野台」,就反過來有種豁出去,帶著崩裂沙粒飛湧而來的音樂力。原因大抵是真實感在作祟。想像自己不顧一切,與真正義無反顧的行事,聽聽就知分別有多大。故此由頭場不是太精采不是太上道的演出,到最終要由警察來清場,然後搞手器出長城,大家引擘咆哮吶喊,都一一顯現了他們真的「野」。警察的野蠻收場,搞手的衰聲撒野,尚有我們此等歌迷的乘亂狂野,結果成台北系「Yeah Yeah Yeah」!

「野台」是每年暑假台灣的搖滾音樂祭,今年剛好舉辦了十年,在七月三十日至八月一日連續三日開唱,在一遍沸騰聲下圓滿結束。今年全名叫「甲申年野台開唱」(Formoz Festival),選址台北市兒童育樂中心,乘搭捷運在圓山站一出就到達。圍繞在山腰至山頂設置了風、林、火、山、電五個舞台,「風舞台」位於東方風味的傳統建築圍繞的廣場之中,是知名的樂隊和藝人演出;「林舞台」設在小山坡的樹叢之前,是安排了punk和hard rock的樂隊演出;「火舞台」是新生代樂隊的試煉場;「山舞台」位於半山腰,這堛獐硍元靜態一點,伴著徐徐的微風,聽著清新的音樂,鳥瞰台北市的夜景,好不快樂。而今年增加的「電舞台」,雲集電子和hip hop樂隊演出,激光的效果氣氛就像rave party,好多穿著bra top的少女都舉手舞動。連續三日在舞台與舞台中穿梭,雖然好不疲累,但每次行到「爽擂台」停下來睇睇不太專業的摔角表演,才發現這些肉騰騰的摔角手,才是上演重頭戲!

每天由下晝五點開始一直到零晨,有成五十隊來自世界各地的樂隊演出,一冕要看罷十隊band已經很夠,如果再多一點,不出三天就已經想嘔了,事前最好做好準備,圈出最想聽的band。起初還以為朋友選擇的陳昇、陳珊妮和Club 8會很悶,所以我就選擇了較為hardcore 的Ra:IN、Zombie Ritual、Envy和閃靈來取個平衡,諗住睇唔到妙絕的化妝還有嚇人的溶妝,結果一連幾隊的visal rock加上用喉嚨發音的歌聲,足以令我發上幾天的惡夢,入了幾次深淵。都是得糯米團、陳昇和濁水溪公社的救贖,帶我逃離深淵。聽歌之餘,見到陳珊妮的一身花裙子打扮,想起Agnes b的要員A小姐,真的很像啊!其實陳珊妮真的很有Agnes b那種culture mix感覺。
 


圖10、11
陳昇(台灣)演活了《把悲傷留給自己》,他唱閩南話都能令大家翩翩起舞,幽默的演出深受各年齡層樂迷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