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香港幫的瑣事》

 我喜歡記錄,所以就開了這一版,讓自己可以寫東西。

 跳進昇網的時候,正是我入讀大學的那一年,也是首次接觸互聯網、使用電郵的那一年。在昇哥的唱片中,發現了滾石的網址,於是,帶點戰戰競競的在學校堥咫W滾石的網頁,走進陳昇與新寶島的版面。就在這堙A我找到了昇網。記得在舊版的滾石陳昇網頁中,有連結昇網的一欄,但現在,這連結好像沒有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好像我一樣,走到了滾石的陳昇版面呢?可是,他們現在應找不到昇網了……

 兩年多前的昇網,沒有太多香港的昇迷。因為家中的電腦沒辦法上網,所以每次系室的電腦室上昇網也要特別小心,恐怕讓其他人知道,尤是系主任的發現。 

在昇網中,遇到很多很多的朋友,包括很多的台灣昇迷,也包括一些很久沒有聯絡的友人,不知道他們現在可好?早期的昇網,只有數個香港昇迷留下他們的聯絡方法,包括小翹、閑適、simoncchon)、靈獸和saigon(屎撈人)。我最早認識的應是閑適和靈獸。因為身邊的人都不能和我分享昇歌,所以,我寫了一封信給ozi,希望幫我聯絡靈獸。歐記十分友善,就幫我們聯上了。至於為今天會有香港幫的出現?那要去問問賴恩先生了。

 去年年初,昇網上流行分幫派的活動,有淡水幫、台中幫、高雄幫及台南幫等。忽然,有個奇怪的人,在討論板上問:「為啥沒有香港幫?」那麼,我就在二月十一日在討論板上成立香港幫了。因為知道香港的昇迷身邊也難見知音,而且常遭到不認識陳昇的朋友的冷待,甚至對昇歌投以負面而不公的批評,所以,聯絡香港昇迷的行動就此開始了。(說來很悅耳……但實情是不是這樣?……我也不知道……)但是,到了現在,我到底也不明白,為啥賴恩會問這個問題。賴恩,為甚麼呢?如果沒有他當天的提問,今天可能就沒有香港幫了。 

其實,也得向ozi道歉,因為我說過不再用「香港幫」一詞,始終大家都是昇網上的人吧……然而,在網頁成立之前,ricky問我,到底我們可以用那個名去代表我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一個更為合適而又精簡的名字去代表我們這群昇迷,所以,「香港幫」之名仍是繼續用下去……不好意思……若有更好的名字,則考慮更改。

 

現在想回來,覺得這樣的聯絡實在很奇怪,素未謀面的人無緣無故的就會收到我的信,給我嚇了一跳。但是,他們也頗奇怪的,竟然跟其他人就這樣的一拍即合,物以累聚吧。在這兒要向一些人道歉,因為有些人根本不太懂用電腦,但是在他們第一次上昇網,甚至是滾石陳昇網頁時,留了個言,就立即在數個小時之內給我抓住了……想回來很有趣,要給我抓住的人,到底也無法走出我的五指山!哈哈! 

平心而論,在網上認識朋友,其實是件挺危險的事,幸而,到目前為止,幫員們也是十分友善的(最少沒有人吸煙)大家也能融洽相處,真是萬幸。或者,喜愛陳昇的人都是善良的人吧!

 有時候,也會想,好不好還繼續這樣追逐的遊戲呢?現在香港幫的人開始多了起來,大家的距離會自然增大,但又因為多認識了知音人而喜悅。我想,大家都十分珍惜彼此的關係,現在有點兒矛盾。幸而這個月來也沒有盲頭鳥蠅走上昇網。(幸而?)

 一週年紀念前夕,忽然又想到香港幫能維持多久。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想,但我並不是一個樂觀的人,所以我不能阻止自己這樣想。而且,在昇網上人們的離離合合,也使我憂慮。去年八月在高雄,華航空難那一晚的凌晨四時,因為滯留的關係,我和ronly躺在橫樑壓頂的床上(中間夾著一隻大怪獸),我問ronly,你猜猜香港幫可以熬多久?他沒有回答我……

 二千年一月二十五日於圖書館

 

《西芹與不樂》

 

領受

 突然下起雨來,內心那種鬱鬱不樂的情感,老是揮之不去,這等殘酷的折磨,已侵蝕了我的思維,相信差不多兩年了。現在的我對於它破壞人類與生俱來的理智,已沒有一絲還擊之力了。任由別人背後批判,現在想起,又有什麼相干呢!我已經不再介懷了,由他們怎樣吧!說累了,他們自會把焦點移到新鮮的,真的有什麼相干呢!腦海裡已沒有那種計算的心情了。

 人家說我思想偏激、固執、我行我素,對我來說,確切是發自我內心的中樞。勉強改變它,去迎合現今社會日漸明顯的隨波,我還是固執的喜歡自己這樣好了。不討好別人,難道真的找不到交心的知己嗎?

 忘記在兩年多前的那一天,漸漸把你惦念起來。不應該這樣說吧!好像不負責任似的。放棄是自己選擇的,還是說為仍惦念彼此在六年的愛戀中,互相真摰的對待及毫無保留的付出比較順心。昇哥有一句話是那麼具體的:『「我愛你」這句話,一輩子講一次也就夠了。』在與你一起的日子裡,還未等到思想成熟一刻,認真跟你說出,不知怎樣我竟狠心的拒絕了。也許,自己真的沒有跟你在一起的福份吧!過了五年的今天,才可體會昇哥參透世情的說:「我都來不及品嚐,鎖在門外的明天就已經變老了。」 

人總有不樂的事,一直往前看吧!不樂的事不就變成懷念的往事嗎? 

西芹 <saigon@hkstar.com>

香港, 1999-07-18 23:08:40 

**************************************************************

 西芹仔:

 看到你的留言,忽然想起了半年前的事……香港幫尚未成形,當中只有幾位中堅份子,你算是其中一個。你老是這樣沉默,而我作為後輩,往往不太好意思去作出決定……你還記得嗎?你曾罵過我,你是唯一一個幫中罵我的人(那些台灣客常罵我!)… …大概你忘了吧……不樂的事由不樂去想……在不樂之際……響起了《凡人告白書》來…… 

想起,你們曾問我歡最喜歡哪一首昇歌…總不知道……因為昇歌太多種變化……朋友也說,我是個獨行俠,對,孤獨本是生命的常態,隨它而去吧。我想,我已失去了年少時應有的歡娛,也得找點時間,去靜一下,去脫離一下自己現在的生活。

 有人說,一個人在年少時已得到了很多,嘗過得多的話,這個人一定命不久矣。我想,我大概是吧。maylai怕我花太多時間在幫會中。對,我花了很多時間,但想對來說,幫會只佔生活的一部分。 

我慶幸認識昇網的朋友,不斷照顧我的朋友,尤是香港幫中願意被我去煩的那些人。我是個麻煩的人。我得找點時間,把香港幫的事寫下來,作老去時的回想(但,如果我沒有老的一天,又怎麼辦?) 

不樂 <夢媦~鬱的花香飄浮在風中……>

不樂城, 1999-07-19 22:04:31

 ******************************************************

/ 不樂 

謝謝你有心的回應,此刻,心情是愉快的。 

要對你說對不起的,你竟然曾經感覺受罵。或許是要你重選首次聚會日子那次吧!自己就是這樣,沒有了解人家的感受,可是,自己是沒有刻意的表示,可真又一次:「講者無心,聽者有意」罷了。請多多包涵!

 樂,你做事是絕對熱心的,沒有你,亦沒有現在香港的昇會。與你聯絡雖少,但可感受你是人群中有感情的一伙。人生要面對的,有時實在不勝負荷,然而,路是要繼續走的。人終歸一死,沒法避免。死後,讓我們的靈魂有值得交代的回憶吧

西芹仔 

西芹仔

香港, 1999-07-21 00:49:43

*************************************************************

西芹呀 

甭介意,我有時說話是這樣凶巴巴的。這是我說話的特色。朋友說,如果見到樂有一天不罵人的話,樂一定有問題。不要以為我大聲就想罵人。 

能夠認識你們,是大家的緣份。我承認,大家溝通的時間不多。尤其是大家都很忙,沒有太多時間上網。我有時也會怕,因為大家沒有太多溝通,而終有分離的一天。現在大家也很熱心,希望繼續維持這份情誼。 

最近因為你們的出現,使我再次聯絡所有的香港昇迷,包括從未露面的。他們都還好,也高興能收到我給他們的電郵。雖然你們兩堆人互不相識,但我知道大家都是因為陳昇而相聚,也因為陳昇而開始分享、互訴。這種感覺是美好。

 誠然,知道香港幫人有的工作已久,有的仍在學校堨景u,初時會恐怕年齡差距太大,會出事。年紀輕的人跟我說,有點不知道如何面對較大的昇迷。深想,生活的背景不同,話題自然不同。忽然有感自己的責任頗大,因為大家都要以自己作為橋樑(其實壓根兒的是昇歌)。無論如何,我也希望香港幫能繼持下去…… 

不樂 <也許路上偶爾會有風,風堥拑M有我們的歌……>

香港幫, 1999-07-21 09:4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