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看第十二年跨年演唱會

 

        陳昇跨年演唱會的演出形式,在多年來,基本都沒有改變。開場之前,會播放陳昇的歌曲或音樂,以往播放的如《明年你還愛我嗎?》、《再見,阿好嬸》,今年播放的是純音樂。舞台會有一點不花巧的設計,以往的如使用藝術家林明弘的花布、海豚背景,亦試過製作簡單的場景。而演出的重點主要在音樂及陳昇的身上,演出之時,還偶然會加入陳昇拍攝的攝影作品作為過場。至於老昇迷們,基本上一聽到頭幾個音,就會知道接下來演出的是甚麼歌曲。站在仿如「不斷重覆」的演唱會形式之下,台上表演的或台下欣賞的人在想著甚麼呢?

        好的東西,能回味無窮,就如小朋友喜歡聽同一個童話故事,百聽不厭。能百聽不厭,是因為昇迷們享受當中的過程,喜歡演唱會的氣氛及陳昇帶來的感覺;而現場表演,基本上每次都有些微的不同,尤其是一年去聽很多次陳昇的老昇迷們,不太困難就會察覺台上的人當時的感覺是怎樣的,那一刻的表演到底到達那一個水平。

今次的「勇敢的人」跨年演唱會,需要人文一點,那陳昇就想到國父,穿上中山裝;雖然後來演變成扮演金正日的玩笑,但其實陳昇骨子堛漱H文氣質一點都沒有減少。一開場,唱的是1988年第一專輯堛滿m凡人的告白書》,頭一句就是「不優越的心情啦,是屬於凡人」,彷彿打開了整晚「不優越」的心情。選這一首歌,當然與舞台上的「演講台」設計有關,但想回那首歌的內容,就正正反映陳昇過去十多二十年的處世態度及其音樂帶出來的訊息,而陳昇的創作基調,其實多年來一直都沒有改變。往後唱的《憤怒與童女之舞》(《貪婪之歌》專輯)、《農夫》(《恨情歌》專輯)、《老嬉皮》、《侯鳥》、《旅程》(《六月》專輯)、《綠樹與知鳥》(《鴉片玫瑰》專輯)、《關於男人》(《夏》專輯)、《純情青春夢》(原唱者為潘越雲)及《愛慾之潮來襲時》(《放肆的情人》專輯)等,全都是從沒有唱過或很少唱過的歌曲。這,都教老昇迷雀躍及興奮,而且,陳昇還很用心地唱,這算是全場最精彩及最難得的地方。不過,觀眾不只有老昇迷,部分朋友雖然同意這些歌曲都十分精彩,但一些較「大路」(流行)的陳式情歌則沒有演出,如《然而》,這就教頭一次來聽陳昇的朋友失望。觀眾層面廣闊,作為舉辦跨年者實在很難取捨,就算今回陳昇一人獨唱四、五小時,唱了近40首歌,都是沒法子解決的難題。

        往年,跨年演唱會都有不少「特別來賓」,有的是滾石要求上場的新人或歌手,如當年的徐懷鈺、萬芳、彭佳慧、任賢齊等,當然又有陳昇的好朋友來湊熱鬧,如伍佰、蕭煌奇、張艾嘉等。可是,今年早已有消息傳出,今年沒有特別來賓,連劉若英這位新樂園的成員,也因人在北京而沒有到來(我年底在北京時,看到王府井首都劇場有劉若英的海報);至於黃連煜就一直在後台,連唱《日出》及《多情兄》我們還以為他們上場時,他都沒有出來。另一方面,老恨情歌及新恨情歌,在過去很多時會交替調換位置,輪流上場,可是,今年又沒有這支歌仔唱。又,今次的音響都明顯地差勁,即使連不太懂音響的朋友都聽得出來;而演出《農夫》之時,小傑的吉他多次沒有準備好,陳昇「戲言」差的東西都留給他們用。這種種情況,都令昇迷們不了解。籌備一個演唱會,當中牽涉的事情不會簡單,我們不可能只埋怨陳昇或新樂園。反而,上述種種情況,他們比昇迷們知道得更為清楚。

        基於今回要「人文」一點,又沒有特別來賓讓陳昇及昇迷「過一過場、回一回氣」,陳昇需要更大的力氣,去牽動及維持場內的氣氛。十分奇怪,唱了四、五個鐘頭,連一次讓觀眾起身伸伸腿的機會都沒有,到陳昇在後半場希望搞搞氣氛之時,觀眾其實已經有點累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要人文一點而減卻了熱鬧的感覺,連指定歌曲《summer》都沒有出場,還是,因為南亞海嘯災難的沉重感,直接影響了大家的心情。

        陳昇對音樂的成熟、獨特的音樂風格及充滿魅力的演繹,昇迷們都十分欣賞。但由於欠缺氣氛、沒有黃連煜與劉若英出場,香港的昇迷們都笑言戲語跟我說:「回水!(退票)」這就是說,大家都很清楚演唱的水平,但儘管如此,大家還是為跨年演唱會而感到高興的。不過,跨年演唱會已渡過了十一個年頭,下一年會不會繼續辦下去呢?這個問題,早在四、五年前已有人提出來。我相信,跨年演唱會是不能不辦的,因為這早已成為昇迷每年指定的動作,而且,這亦是陳昇音樂道路的重要標記。只是,到底下一回要怎樣去安排呢?如何令觀眾或令陳昇自己暢暢快快地圓滿五個多小時的馬拉松式演出呢?昇迷們已被陳昇寵壞了,唱不到五個鐘頭還不會叫「投降」的。

 

(註:演唱會上畫家即場繪畫的行動及那張完成作品,我不想多作談論。請見諒。)

撰文:阿三(2005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