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團後記》(題為板工後加)  

 一切從尾聲開始。我們在最後一刻見到了陳昇,我是說在我們快要離開澳門的時候,在八百伴的大營幕上播出了新寶島康樂隊的《豬血湯》。邪!

 因為《豬血湯》所以「吃」,吃吃吃吃吃吃吃,那不是口吃,那是指我們在單單一個早上吃東西的次數而已。是的,我們花了半天就吞下了別人的三日三夜。氣吞天下七式如下:酒店自助餐、「老鼠仔」(又名狗仔粥,名字待考,狀如銀針粉,味若天仙)、燒肉燒鵝燒叉燒、手磨瀨粉咖喱麵……可惜本人天生味覺殘廢,如果換了「蔡瀾」(阿邱)的話,恐怕可以再寫十本《未能食素》。

此行大食王是半人半獸的浣熊先生(coon),榮獲澳門大食評判團頒發暴飲暴食暴暴龍大獎特獎,他總是先禮後兵,飯前說自己因為有病不能吃太多,飯後腰圍暴增十吋的卻是他,對比更勝減肥廣告堛煽謇峆e和減肥後,只是他剛好掉過來而已,真的「有病」。另一個更謙虛的人是寂寞芳心俱樂部成員(幫主語)肥叉先生(Charlie lam),他是個浪跡天涯的超級無敵旅行家,腳毛遍及亞澳歐非美,希臘也去了N次。他邊吃早餐邊說到在那堛漱捇擉F灘如何「突破」,令我們食慾大振兼情慾高漲,不,對不起,是情緒高漲才對。他說和女伴,不,旅伴,男的,在沙灘堭瓣膍D「脫」之時,他「先拔頭籌」……「他們看到我的XX以後,應該不用害怕別人取笑的了」,他自豪的笑說。珊珊(闊太)欠了蔡生(音潺)這個搭擋也不寂寞,還得意的向我們介紹了她的二零零一年春季最新護膚心得,金剛不壞天天進補秘方如下:蜜糖、燕窩、天使丸、維多司、另加大橙兩個開水二十杯……(闊太經過長期艱苦嚴格之訓練,各位觀眾請勿隨意模彷)。

說人壞話是件賞心樂事,也許不道德的行徑總是很容易叫人興奮,正如我們那天深宵在酒店房間媦し“O人的……。

 

隨團失蹤記者差利現場報道加後期創作

二零零年三月十二日

p.s. 說一些個人的感受吧,不然都說我無情。緊扣主題,也是和吃的有關。我雖然沒有味覺,但還有記憶,不錯,就是我們在澳門說過的「童年回憶」。澳門畢竟比較落後,還能保存著一些兒時所見的地道風貌和食物。之所以我在澳門連吃了兩根紅荳雪條(冰棒),不是甚麼雪山甄沾記,而是老闆自己手製的。那很好吃,就好像兒時爸爸買的一樣好吃。那是沒有包袱的日子,每天晚飯後爸都會買紅荳雪條給我吃,然後去碼頭乘涼,去看擺地的小攤,我不喜歡吃,但喜歡看賣藝和租公仔書(連環圖)的,他們的嘴巴很會耍,講話好笑,口又會噴火。我還喜歡看天上的月光和星星,秋天的圓月又大又亮,彩色的月暈映在純白的魚鱗雲上,不曉得天有多高;還有提著燈火打魚的舢舨,趕魚,一竿擊下水花濺起了回憶,噗通噗通,不知海有多深。沒有包袱,因為那時候我只是別人的包袱,喜歡看天空的我總會看著看著就睡了,然後爸就會背我回家........

 

二零零年三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