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遇上陳昇及一班昇迷

 

    阿三 

        一如往年,陳昇在夏天又會在戶外舉辦大型演唱會,不過這次不是在老地方墾丁,或綠島與澎湖,而是在台北貢寮鄉的海洋館。昇迷們在上星期的聚會慣例地嚷著要拖男帶女一家大細組團到台追昇,又討論陳昇八月來港的事。「日本的昇迷會不會去貢寮呢?」昇迷C問我。我不知道,要待回家後到icq上問問。

        那一年,我在老闆的唱片架、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與大型連鎖唱片店聽到陳昇的歌曲。我接著坐在陌生的互聯網前,按夾在唱片內宣傳小咭上的那個網址,進入唱片公司介紹陳昇的網站,然後,輾轉闖進由一位台灣昇迷awigo建立的昇網。於是,我跟一大班台灣昇迷就在虛擬世界婸{識了。每晚同一個時候,熟悉的名字都會在昇網聊天室上出現,沒早也沒遲。興奮地收到來自各方關於陳昇的消息的背後,只得我一人傻兮兮地呆在電腦與陳昇的唱片前面,不期然感到好像在給自己編造一個失真的故事。「你是香港人嗎?」「我是呀!」如尋回前世失散情人的情景化為文字穿插在台灣昇迷堆在聊天室的對話中,陳昇的形象一下子清晰起來。

        我和對方手上,只得對方的網名、電郵地址與聯絡電話,是男是女,有時還會搞亂。然而,我們卻背著某某大學生在網上誤交損友而遇劫的新聞報道的壓力,貿貿然地相約在某一個地方見面。「喜歡陳昇的人都是善良的吧。」無論香港、台灣或是日本與大馬的昇迷都有同樣的想法與默契。那時候一開口,昇迷們就七嘴八舌地把陳昇討論過沒完沒了,又慨歎香港人不懂得欣賞昇歌的內涵或難以找到多點關於陳昇的東西。「台灣有個昇網把台灣昇迷連結起來,那香港呢?」昇迷RL三番四次地問我。胡堶J塗地在一片起哄聲中,香港昇迷網就建立起來。不定期的聚會、自彈合唱昇歌,以及跟陳昇走遍台灣全島的記憶仍不斷衍生。下一次我們會到哪堸l昇?聽說,會在北京。

我把家中數十盒由昇迷追昇時拍攝或錄影自電視轉播的陳昇演唱會、訪問和主演電影好好的分類,準備逐一轉錄為DVD,長期保存。又回到大學圖書館影印台灣報刊上的陳昇報道,及將各地昇迷提供的陳昇近日消息逐一整理,然後統統上載上網。昇迷H在留言板上說香港大書局的特賣場中找到陳昇的《布魯塞爾的浮木》。忽然又想起,我與H互通電郵已好幾年了,但碰面的次數是一次還是兩次?不記得了,反正虛擬的昇迷朋友不只他一人。還是先把最新的資料上載上網,也得計劃一下夏天的追昇之旅,祈求一下台灣隔離入境港人的規定早日取消好了。

 2003614

(刊於2003年7月11日《明報》副刊世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