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聽陳昇演出的經驗

¾¾陳昇「我的1988@廣州演出小記

 

  陳昇多年前因與吾爾開希及王丹等人「同台」,把吾爾開希寫的詩《爸爸》改撰成很扣人心弦的同名歌曲(附於隨《一朝醒來是歌星》一書的cd內),甚至參與西藏自由獨立演出,因而傳出被國內「封殺」的消息。近年,陳昇始低調地參與國內一些節目的演出,或透過國內私人機構辦個唱,包括北京、青島、上海及廣州。每次陳昇在國出演出的消息都傳到我耳邊,我卻都沒法抽空親身到現場看看,最多只能透過電視看到,如青島那次。今次於廣州演出,應是陳昇近年第二次,我終於幸運地遷就到時間去看一看,感受一下國內昇迷的熱情與演唱會文化。

  廣州演出的消息未落實之前我已有所聽聞,最後定在星期五的晚上。看一看自己的時間表,我下午五時才能在西環動身出發,屈指一算,西環至羅湖得用一小時,過關及等火車要用半小時,深圳至廣州東站要一小時,等及坐計程車到假日文化酒店要半小時,三小時「剛剛」好到達會場,還多得近年廣深鐵路的高速發展。周末早上不用工作,那就想也不想地決定到國內聽一回!雖然票價算是昂貴,380元人民幣(440多元的港幣)的VIP

  因這陣子忙著工作與學業,把票定好、跟各昇迷朋友聯絡好及在香港把錢交給iphen以後,都沒怎樣理會,連回鄉證過了期也不知道,新領的回鄉咭到27日才領到。因而,原本以為可以在演唱會後立即趕回香港,到頭來才發現從廣州到深圳的火車或大巴,在晚上九時左右之後就沒有的了。(總不能以香港的標準來觀看其他地方)不過,事前對某些事情不太清楚,反而會帶來一點驚喜。

  晚上七時半,剛剛走出火車站,排了十五分鐘才等到計程車,到達會場剛好八時。Iphen已把票交給liz,她及cindy在大堂等我。一邊走上藍寶石展廳會場,一邊看到頗為精美的演唱會宣傳易拉架,當時是巴不得順手牽走一個。演出沒有準時開場,進場之後,本想到VIP區域找其他朋友,因他們都等著我(但其實我早就向全世界說過我要到八時才到)。誰不知小明就跟我擦身而過,或是因為太久沒有碰上(但其實偶然有點聯絡),剃了頭留了鬍子變扎實了改變了形象的他差點教我認不出來。說不到兩句,我還是先到VIP區域跟朋友打一聲招呼,可是,一看到所謂的VIP區域就頭暈了。VIP區域,就是台前數米的地方,區域由一些「拉帶」所「劃分」,進出口有「全副制服」(卻有點莊重得滑稽的)守衛看守。全個會場,售票約600張,VIP100張,但VIP區域很小,堶悼塞滿,人迫人,而後面的反而較「舒服」。站在最前的,基本上全程都是把手抓住台邊的,而在VIP兩邊的,耳朵就是要「貼住」巨型喇叭,朋友說要用面紙塞住耳朵才行。因而,在VIP區域堹葵滿]香港)人感到熱、焗、悶、累、吵,加上台是很高的,全程基本上都要抬著頭來看,LIZ說看到頸痛及樂手的譜架基本上擋住她們的視線,未免過於辛苦。更有趣的是,VIP區域只有一個進口(在左邊)及一個出口(在右邊),而洗手間就在右邊。工作人員「十分循規道矩」地不准許站在左邊的VIP客人從左邊的進口出去,然而,VIP區域全是人,又怎可能叫人家擠到右邊才上洗手間?很不明白。寶珠姐只無奈地站著說「我想上廁所」。我卻甚麼都不管,鑽到VIP區域跟各香港、台灣或國內的朋友打了招呼後,就俏俏的擠離一點工作人員的視線,就在中間跨過那些「拉帶」溜走了,跟小明一起在後面,繼續看著熱情的國內昇迷抓住台邊很投入地觀看。的確,兩地(或三地)的朋友對演唱會的期望、想法及態度都很不同,我看到他們這樣子是很HIGH的,只是我自己(或其他香港的朋友)HIGH不起來或HIGH的形式不一樣,我們只是想舒舒服服地聽好歌。可惜,因那個會場非專為演唱會的,所以音響頗為差勁,只有一個吵字,陳昇唱到一半時,竟有咪壞了。不過,畢竟陳昇很少到國內(或香港)演出,而國內的朋友也很難申請到台灣,他們的HIGH,我是完全理解及明白的。曾去過上海聽陳昇的香港朋友都說,上海那場因為是在pub堛滿A所以感覺與氣氛都較好。

  這次演出,全因《城市畫報》九周年而辦的,因而開場前有點宣傳,也有點小活動。到廣州前的一天,福建的teyo找我,說《城市畫報》的記者曾寫電郵給我卻沒有回覆(應是國內的電郵全變成亂碼,我完全不敢開而刪掉),我才知道他們想跟我(作為香港昇迷網的網主)做個簡單的訪問。還以為那些對話會在雜誌上出現,誰不知,開場前的一把聲音(應是那位記者吧),就把我的部分訪問內容讀了出來!天呀!「甚麼剛從香港趕來聽了十一年陳昇的阿三」云云。這跟陳昇的演唱會有甚麼關係呢?或者,又是對演唱會、對歌手等等的理解不同的關係了吧。

  陳昇久久還沒出來,現場的朋友已此起彼落地起哄,氣氛其實是挺熱鬧的。一如以往,樂手先出來,羿炆、阿文、大炮、振榮及愛璇,然後才是陳昇。陳昇沒多說廢話,就開始唱了。老實說,我不太清楚陳昇的唱片有多少能在國內發行(或用怎樣的形式發行),因而也不太知道國內昇迷較熟他那些歌曲。一些香港朋友說,國內走得還是比較慢,很多香港台灣的「舊歌」他們現在才聽,因而,國內有很多年輕的朋友(某人用「後生靚女」一詞)喜歡聽陳昇,跟香港與台灣「老化」了的昇迷有點不一樣。誰不知,所選的歌單,其實跟在台灣的沒甚麼分別(還有兩首台語歌),而大部分的歌,國內昇迷都熟。單從他們的反應來看,他們好像較喜歡或認同《把悲傷留給自己》、《二十歲的眼淚》、《風箏》、《最後一次溫柔》等,相對地較沉靜(或靜心欣賞吧)的有《凡人的告白書》(我卻最欣賞)、《關於男人》、《麗江的春天》及《阿春仔伊阿嬤》等。(有不同的看法,請告訴我,我也很想知道。)

  除此,還有一些瑣事可以分享一下。一、很多朋友全程錄影(陳昇也在台上說),我感到他們很忙碌及疲累,包括小明。二、送花、送紅酒、陪著陳昇唱「世紀名曲」等都算是指定的動作,也是反映他們高興的行為;不過,老昇迷都知道陳昇從來對此行動都不會如其他歌手一樣以「很珍重的態度」來回應,除了那支紅酒。三、國內昇迷竟然要求陳昇親親羿炆。四、陳昇又來把《風箏》改成《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只唱了兩句。五、唱了一個小時多一點,竟然就要中場休息十五分鐘,按慣常,唱了一小時才是熱身;不過有中場也好,我給一衣找到了,也聊了一回,她也把postcard送給我,她也可以有空檔把貼在牆上的海報拿走。六、因為是人家贊助的活動,桃子一定要陳昇把贊助商的名字讀出來;然而,按陳昇的性格,他總有「反抗」的能事;於是,他用《蘑菇》的音樂把各贊助商名字變成RAP「玩」出來!型到爆!八、陳昇又胖了點了。

  演出本是說十時就完結,但到了十一時多才完,算是喜出望外;然而,到了差不多十一點,大家都感到冷氣好像關了,悶到半死,很不明白。散場後大家都在門外等,不過因為又餓又累,香港的朋友都不太願意等。因而,我反而在廣州碰不上iphen。跟ceciangus、小明、寶珠及寶珠姐的朋友到了一家只有三個服務員根本完全應接不下、於場館旁邊的餐廳吃飯,而發福了不少的saigon早就溜走了,一如他來無縱去無影的性格。這次其實是很難得的,畢竟有些人都很久沒見過,或聯絡,大家都有點變化(無論在體型與生活上),而我的,向來都是最大的,畢竟大家都知道我停不下來。吃到十二點多,我就得趕到親戚的家了,他們在等著我。(國內的親戚,十一點前就睡的了)來去匆匆,第二天早上我就坐火車回香港了,因還有別的事。聞說,陳昇他們在星期一才回台灣,而有些廣州昇迷在星期六找到他簽名。

 

  感謝廣州iphen幫忙買票!謝謝上海一衣的postcard!也很高興跟寶珠姐及I do見面!

  到場追昇的香港朋友:cecisaigonangus、小明、lizcindy、樂

 

演出歌單:

1、如風的少年
2
、六月
3
、然而
4
、紅色汽球
5
、擁擠的樂園
6
、老嬉皮
7
、把悲傷留給自己
8
、北京一夜
9
、鼓聲若響
10summer
11
、麗江的春天
(中場休息
15分鐘)
12
、凡人的告白書(唱得很棒)
13
、六份地圖
14
、別讓我哭
15
、二十歲的眼淚
16
、鏡子(唱得算是不錯)
17
、阿春仔伊阿嬤
18
、責任
19
、風箏
encore
20
、最後一次溫柔
21
、蘑菇(只唱了一半)

撰文:阿三(2008年12月1日)